媒体聚焦

华体会游戏平台:让DAO再次伟大该如何做?

发布时间:2022-10-06 11:26:17 |来源:华体会游戏平台 作者:华体会app安装版

  本文写于数字加密产业生死存亡之际,web3的“自治梦想”中道崩殂之时。美国对Tornado Cash(TC)的制裁,击碎了很多理想主义者的梦境。这个世界既没有公正仁慈的上帝,也没有圣经里的伊甸园,更不会有一蹴而就的革命。所有的理想主义者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在旧时代权力的笼罩下,所有的人被困于陈旧腐朽的制度,无法打破博弈的僵局。明知道不好,却得不得不吃下秩序的恶果。

  当某些权力已经渗透到物质世界的方方面面时,必须与物质世界产生各种联系的web3和元宇宙就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物质世界权力的干扰。唯有在民主自由的文化和权力去中心化组织结构下,让加密世界中诞生和凝聚出更强大的权力,web3和元宇宙才能尽量摆脱现实强权的控制,甚至反向改造不公平的旧制度、旧世界。我们一度对匿名的加密世界充满信心,但近日美国的长臂管辖不难让人思考:难道“让web3.0革命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意思是“代码即法律,但代码必须符合美国法律”?

  DAO概念的诞生是源于数字加密世界的原住民。在2013年~2014年,区块链的先贤一边做着全新的区块链尝试,一边总结和归纳BTC成功的理论基础。DAO的定义、价值逻辑在那时候就已经订立出来了。BTC成为了一个伟大的社会实验。在不需要某个中心化组织的情况下,我们实现了有约束的货币发行。BTC发行规则的可信度,超越了这个世界上任何一家央行!在巨大的造富效应下,DAO作为一个名词,成为了一个时尚。

  各类组织吸收着The DAO,Moloche DAO等一批先驱带来的经验,一批批投资型DAO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这么多年下来,成长起来的无数去中心化项目背后,都背靠一个个号称DAO的社区。DAO发展得如此繁荣,为什么我们要喊出“再次伟大“的口号呢?因为DAO早已被人偷换了概念。否则,Aave,dydx一帮所谓的“去中心化金融”是如何在实现“无需许可”的去中心化特征下,实现了对TC相关账户的业务封锁?

  谈到DAO的定义,不能过于局限于字面的意思或者历史上的名人论述,必须和DAO的价值一起谈。一方面DAO这个词从诞生到现在还不到十年,DAO的现实实践刚刚开始,它的理念和理论还在不断演进。一方面,如果DAO作为一种组织形态本来就没有价值,对DAO的名义之争也就没有了价值。

  从霍布斯的时代开始,人类就已经意识到:如果没有协调机制,人与人形成的就是丛林法则。黑暗森林的哲学将让合作的成本飙升,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而一旦我们让渡部分个人权利给某种组织时,又不可避免的养出了可以随意剥夺我们权利的利维坦。谁能够掌握这个组织,谁就能获得本不该属于他的权力。在这样的环境下,谁敢把权利无戒心的让渡给组织?人类的近现代史就是在这样公权利、私权利之间收收放放,寻找平衡。

  而理论中的DAO会生成一个不能被个人或某一团体轻易掌握权利的组织。不仅仅夺权需要极大的成本,想维持权力的垄断也将支付高额的成本。这样的组织能够让人放心地将权力赋予它,从而让社会的治理更加高效。智能合约的出现,为人类提供了这样一个契机。

  DAO的权力是偏向制衡的,组织的关系是偏向平等的。在DAO组织里,我们放弃人与人之间网络状才能保持的扁平式组织关系,而让智能合约居于其中,协调组织关系。再通过可信的计算机系统让智能合约的运转可信,进而组成强健的组织关系。

  这就是DAO,一个通过计算机技术拥有去中心和自治特征的组织。去中心为智能合约提供保证履约的执行环境,让组织成员获得了自治的外部条件。而组织成员的自治,扩大了组织的规模经济,提升组织的价值。这是DAO组织存在的意义与必然性。

  DAO的概念在人类的历史中早有雏形,DAO组织权力与政府权力的抗衡也是早有预兆。历史的车轮不可阻挡。

  早在BTC出现之前,业界和学界都在持续研究去中心化组织和去中心化决策。从20世纪初,即使不是研究的对象,“去中心化组织”就已经经常出现在社会研究的文献中。当时的技术条件肯定不支持计算机和信息技术。所谓的去中心化也无法实现我们当前如此“原子化”,当时的去中心化更像是将权力分散,分布到不同的部门。从精神来讲,去中心化组织是自由主义思潮的映射现象,是当今世界主流价值观的社会实践。组织权力的去中心化一直是人类的追求。往更宏观抽象地讲,从英国君主立宪到美国三权分立,人类政治文明的进步史就是一部组织权力的去中心化历史。去中心化组织是其一部分,DAO的到来肩负着解放人类的历史使命。DAO对人类的解放,不是推翻当权者,而是向制度的缺陷要福利。

  在2015年,David Ronfeldt将历史中存在的社会组织分成几种形态:

  他认为哪怕是实现了族群+层级+市场的组织形式,社会依然存在问题,信息化时代的网络组织形式将会崛起。这与其他人的研究不谋而合。Malone认为信息技术拓展了公司组织的效率边界,让公司可以建立网络,增强对外的资源索取活动。

  Elinor Ostrom认为非公即私的假设下获得的公地悲剧的结论过于武断。因为,世界上存在超脱于私有制(公司与市场)和公有制(国家与政府)的其他组织形式,市场失灵是能够解决的问题。面对经济学中经典难题“公地悲剧”,Elinor Ostrom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八条原则:

  她认为只要这些原则得以在相关组织上实现,人类可以避免公地悲剧等市场失灵的情况。

  在探寻解决这些经济难题的过程中,Elinor Ostrom强调制度变迁的成本,主张引入成本机制,从动态的角度分析判断解决公共资源分配困境的难题。区块链技术和DAO的结构与功能恰恰契合这些需求。这样,DAO能够有效降度迁移和后期维持的成本,最终为我们的社会带来更大的福利。

  实践中,哈格伯税、二次方投票等激进的改革制度尝试,都已经优先发生在去中心化的加密世界里。由于没有历史负担,征税、投票、拍卖等经济行为更透明,信息环境更优越,在区块链的环境下参与组织治理也比传统世界变得更加容易。优秀的特性吸引着全球的冒险家,DAO对旧世界的改造其实早已在发生。部分的参与数字加密产业的公司,也在尝试DAO的可能性。我们期待,数字加密世界成为优秀制度的试验田,并将这些优秀的技术,思想和制度最终传播给传统的公司和政府组织。

  不仅仅DAO的理念能够影响现存的组织形态,DAO也能反向影响其他组织的决策。我们无需为某一个组织的权力添上不可冒犯的神性。国家本来就是一种组织形式。Stephen Krasner认为,其实不存在我们平时理解中的主权,当权者制定政策是为了维护权力。传统的跨国企业也时常不遵守行为规范。DAO的出现,给本已混乱的博弈环境,增加了新的变数。

  DAO是一个业务快速增长,具有大量现金流和资产的,超越地域和主权的超级组织。只要发展得够大,全球分布得够广,DAO也能反向影响其他组织的决策。非政府组织对国家政策的影响有两类:主动的游说与被动的政策竞争。对于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强国,对外拥有长臂管辖权力,往往只能采取游说。去年一年,加密行业对美国国会的游说支出突破天际,公开的游说费用超过了2018年的4倍。Coinbase,Ripple和Blockchain Association是最大的支出者。未来,这些游说者的背后也会出现去中心化的力量。

  另一条路是各国的政策竞争。作为一个高回报,高增长的新兴产业,全球各地都希望发展Web3产业。如何做出更好的政策配套,吸引创业项目,创造就业,提高国家整体福利会成为各国政策制定的一个出发点。

  如果我们坚信,DAC和DAO的结构是比公司制更优秀的制度,规模经济效应比传统的公司更大。我们就应该相信一定会形成越来越多的DAO对全世界的政治格局产生影响。下图展示的是全球跨国企业的规模与力量。当前,各国政府越来越发现不乏忽视跨国企业。2017年仅仅三星一家跨国企业的营收就赶上韩国的半壁江山;沃尔玛一家的营收也超过美国的10%。跨国企业带来了财富、就业与选票,也成为了国家软实力的一部分。各国都有必要和超主权的经济体打理好关系

  当BTC、ETH和其他去中心化产品的经济规模足够大,能够对各国经济、社会产生影响,各国的政府和企业将不得不面对拥有越来越多去中心化组织利益的博弈局面。各国的权力系统里也会渗入去中心化的力量。目前ETH作为链的年营收额只有区区84亿美元,连头部的榜单都上不了。随着crypto的世界占据全球经济份额越来越大,传统世界必然受到Crypto的影响。

  经过长达十年以上的发展,DAO已经开始一个个具体的DAO组织逐步形成生态。只要DAO产生的价值大于其运营成本,那么我们的社会就存在帕累托改进的空间,DAO的繁荣就不可阻挡。

  作为一个组织,目的就是运作资源达成目标。我们以组织可以控制的资源为例可以分为资本,劳动力和其他外部资源,对应企业所能掌握的资本、劳动力和土地。因为DAO的专业化和模块化,目前,很多DAO的某一项业务只涉及一类资源,目的是让这类资源最优配置。所以,DAO可以根据它支配的资源划分为三类:Capital DAO, Labor DAO以及ResourceDAO。这些实际的场景DAO组织都有诸如投票,金库管理,任务悬赏,纠纷仲裁等抽象的功能需求,因此必须建立在DAO的基础设施上。所有的基础设施的高效运作,离不开声誉系统的支持,所以最底层是声誉系统。

  声誉系统引入DAO组织还是萌芽期,因此有必要多说几句。我们常说,“做项目要找对的人做对的事”。传统的公司吸纳员工,采用的是平台+猎头+HR的机制。第一,本就是一个中心化的任务,不少面试者都会认同,入选有时就完全依赖考官的心情。猎头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但选出合适的人进入组织是流程的目的。以前的个人简历虚假难测,因此人人都需要通过结合考核以及尽职调查才能录用。在Web3的时代,个人数据的可信度大幅增强,人力资源的管理更多可以交给智能合约来管理。人尽其用。例如:我们可以让一个善于解决纠纷的人,在仲裁里充当更重要的角色。

  2021年,有一个造成圈外轰动的DAO项目:ConstitutionDAO。一群有趣的年轻人通过JuiceBox这款线上融资的工具,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内,向数字加密世界不定向人群筹集到了4700万美金。虽然,最终拍卖惜败传统老钱,但筹资的速度和区域范围都是之前众筹融资形式不可想象的。

  以Snapshot为首的投票机制去中心化工具,是以账户信息确定投票资格。Aragon的Vocdoni模块,利用零知识证明,实现了不记名投票。以私钥为身份证明的方式投票,用智能合约计票。投票的真实性受密码学保护,可信度高于传统的投票计票方法。

  Genosis.safe实现了多签账户的管理。为DAO组织的资金安全,财产管理的去中心化实现了。Aragon的乐观投票机制更进一步,将多签账户的权力彻底交给了DAO组织。DAO的成员通过Snapshot链下投票,可以直接决定组织金库的账户流向,不再需要金库管理者。消除了管理者寻租的机会,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资金管理去中心化。

  用户行为标签、用户身份以及为用户建立特征档案在Web2的时代里就已经发展成熟。从商业逻辑到技术实现,我们有一批行业的熟手。不过,目前Web3的用户量非常小,数据还少。短期内Web3的用户体验接近Web2还有待时日。所以吸收线用户(非淘金客)还需等待。短期内Web2数据登陆Web3却近在咫尺,不少项目都在思考做这样的事情,例如Wormhole3。

  Colony采用乐观主义原理,允许DAO成员通过质押代币发起提案。如果不受挑战,提案就将执行。如果受到挑战,就进入投票流程。而同样是DAO工具的巨头,Aragon也做了争端解决的机制Aragon Court。在Aragon Court中,仲裁团成员需要质押代币,而仲裁团中的多数派可以分享仲裁费用以及少数派的质押金额。

  争端解决机制是非常重要的一环。DAO组织就是由智能合约指挥现实资源的组织,死板的合约往往不能对环境做出灵活的反应。很多灵活的场景就不能依靠计算机做出指令。而我们知道,人做指令就会出现争端。因此争端解决必不可少。

  目前,没有特别针对DAO组织的报表系统。但很多去中心化产品自身就是一个个的DAO,产品的报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DAO的一些属性。Lido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的数据报表是由DAO审批,由金库支付费用。

  未来,随着DAO越来越强健,可支配的资源越来越多,愿意购买中立报表的需求增加。市场会出现专门细分的组织报表产品。

  任何的组织都必须有明确的目标。拥有清晰的业务,才能凝聚组织。实践表明,一旦DAO缺乏明确的方向,会没有内驱的力量,形成不了战斗力。组织越是庞大,目标越多,目标与目标间的冲突就会增多。不仅仅在资源上会展开冲突,在机制上也会形成冲突。适合一个场景的激励机制,不一定适合另一个场景。比如,在为组织提供流动性时,我们可以对流动性凭证持有者按照持有时间进行激励。但对于一个组织的运营人员,他的贡献显然不能用资产的这条逻辑。因此,在制定规则时,优先要将复杂的业务转化为多个简单的任务和目标。再对单个任务筹集资源,建立规则。

  效率就来源于专业的组织做专业的事情。SubDAO由此而来。Bankless DAO的良好运转让SubDAO的理念深入人心。SubDAO既是对业务的细化,也是对中心的分权,有利于去中心化的实现。

  可组合和模块化是Web3时代的典型特征。它们依赖于去中心化服务与产品的无需许可,依托于代币经济所创造的激励条件。未来,我们在DAO治理里面可以看到,很多组织,在Snapshot里面完成民意的汇集,再由Gnosis Safe实现金库的管理,最后根据SourceCred、FirstBatch用户声誉算出的任务系数,由Wormhole3一类的特定场景任务平台支付奖励。与Web2时代不同,Web3世界的DAO可以通过代币经济会连入一个个更大的分层级的生态DAO组织中,成为它的一个SubDAO。分配机制的公平让DAO组织随机组合成为可能:无论处于组织内外,无论层级何许,该有的激励一分不少。

  随着可组合性越来越强,只有用户体验更好的模块化产品能够获取业务。而为了让用户体验更好,一方面基于DID的大数据推荐可以推给用户更适合他的细分需求的功能模块,一方面产品团队会更加精细地分析实现用户需求。目前很多粗糙的功能模块都是行业还处于早期,竞争不够激烈的表现。

  DAO是一个相对松散的组织形式,没有清晰的外延。DAO的进入和退出是无需许可的。很多人是参与了多个DAO,在不同的DAO中同时扮演角色。这是非常棒的属性,意味着知识和技术在DAO组织中的扩散是高于传统公司制的。与公司制不同,从理论上讲,DAO不存在组织利益,也无需许可。因此,DAO组织与组织之间容易交换资源。不仅仅是人员的流动,还要考虑流畅的兼并以及独立的机制。模块化是降低组织依赖的方法,也是去中心的方法。

  乐观主义机制是DAO组织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即使信息完全透明,由DAO组织全体开股东大会或者股东会审议DAO组织的工作任务细节,会让DAO组织一方面流程拖沓,一方面组织丧失活力和创造力。有意的分权,充分相信伙伴的决策,给伙伴以发挥才能的空间尤为重要。引入信誉机制可对这种乐观更加细致区别,降低风险,提高效率。

  相对应的,我们也要形成制约机制。optimistic rollup的运行机制给了我们启发:在数据公开的情况下,资产的抵押+一定时间的交叉挑战,能让所有人监督所有人。**用分布式的监督去控制分布式的工作。**这很web3.0。

  此次美国制裁TC,对加密圈影响深远。Vitalik已经在Twitter上投票表示:如果Coinbase,Lido等机构质押池胆敢拒绝打包TC的交易,就将发起更广泛的公投来销毁这些机构质押的ETH。

  DAO可以是合规的,也可以是超越主权的。但伟大的DAO必须是超越主权的。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一个主权,主权与主权之间也存在法律法规的冲突。中国的央企尚且不能保留在美国的股市上。与传统权力有距离的区块链、web3如何能在全球政治中左右逢缘?因此,全球化的合规只是偶然,选择性的合规才是DAO组织面临的决策环境。

  目前,不少机构在着手从事合规性的活动。例如,Astra从传统的四大审计机构、政府和金融巨头的合规部门里招徕专家。专门为项目方提供一站式的合规服务。很多做DID的项目也在努力接入传统监管的框架。尤其是DeFi项目,觊觎传统金融巨量的市场,有迫切的合规需求。最终,项目会分叉,形成不同的阵营。究竟是做主权下,传统业务的信息化技术补充,还是成为超主权实体。这个问题会摆在很多项目的面前。合规问题是去中心化项目的部分共识。不会有放弃共识的合规项目。CZ在Twitter上也说:“未来的去中心化项目,会更加的匿名,更加的开源。”

  DAO不仅仅是发展中的理论,而且是发展中的概念。从这个概念的诞生一路走到今天,越来越多的组织声称自己是DAO。DAO在不断地演化。从理论上讲,DAO的未来可期。现实中,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对于DAO的实践,首先要感想,然后才能敢做。DAO的探索绝不能被动等待基础设施的完备。

  A16Z认为DAO可服务于多种形式的组织:非盈利性组织,社群,合作社,公司和投资性基金。这种思考范式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可是,作为全世界第一个也是最大的DAO——BTC,应该属于以上那一类?以上的组织形式都不是广泛网络状的。邓巴数定律的存在,让任何一个传统的去中心化组织无法超过149人,否则就必须权力层次化。而可信信息所带来的,恰恰是由可信信息传输处理能力大幅提高后,所产生的超大网络结构。BTC正是此类。这种理解范式是错误地套用过去的组织形式,把人放在了组织的中心。全新的技术必然创造全新的组织形态。按照老经验去诠释DAO,只会会阻碍我们对DAO的创新。

  进一步理解DAO的特征,有助于我们深入把握DAO的研究范式。程序(智能合约)居于组织核心,并不是说在对组织的重要性上,人让位于程序。而是在DAO的领域,人的存在是为了补充自动化的不足。这样特征的组织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从前,组织一直是以人为中心,现在是程序为中心,人是外围。不是说现在的DAO不服务于人,而服务于程序。而是指程序管理人,并且程序也服务于人。Ethereum基于人类意志的分叉正好说明了人是DAO真正的服务对象。

  DAO的目标是要面向程序的应用场景。DAO的设计要以程序的需求为目的,以人为工具。DAO是程序与现实的桥梁,是程序向人索取外部资源的渠道。

  DAO植根于自由主义。从诞生之初,我们肯定是为了对传统层级制度的颠覆,希望建立一个平等的组织。但结构上的分层级,不等于权力上的不平等。DAO不仅仅能支持超大的扁平化组织,如BTC,还能支持超大的层级化组织。

  以Bankless DAO,Gitcoin DAO为例,这些较大的DAO组织都发展出了一个个SubDAO。实践证明,这种层级划分是有助于DAO组织实现目标的。

  在DAO受困于自身的效率低下时,区块链技术也在解决自己的不可能三角。我们会发现:DAO的共识权力形成和区块链的节点网络一样,也是一个算力冗余的网络。DAO也面临着效率、去中心化以及安全的不可能三角。不仅困境类似,产生的原因也类似。

  从网络结构上说,区块链和DAO都是多节点网络。区块链要达成共识,需要所有的验证者分别验证可能的区块。DAO要通过共识形成决策,需要DAO的成员阅读提案,并提交投票。验证区块能给区块链节点带来压力,这点和DAO类似。不同的是DAO的决策可以统一通过投票系统收集,而区块链如果统一收集容易出现单点故障。与区块链不同,DAO的节点都是人,既不稳定,处理信息的效率更慢。

  在投票效率低下时,创始团队往往扛下了决策大旗。很多与项目相关的事情先斩后奏。哪些权力透过投票,哪些权力直接由创始团队代理,团队有极大自由裁量权。这就是DAO的中心化。

  作为DAO节点的人,生活中现实的物理世界。难以与现实隔离,受到各种权力的威胁,利益的影响,进而动摇整个DAO组织的安全性。

  从程序为核心以及对比区块链的认知角度,我在这里抛砖引玉,畅想一下DAO组织可能的改进方向:

  无论是基于基础设施的BTC、ETH也好,无论是投资型的DAO,收藏型的DAO,所有有重要性的DAO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智能合约为组织提供秩序,显著降低了扁平化网络组织的管理成本。智能合约管得越多,人就管得越少,网络运行成本就更低。挑选合适的场景,DAO产生的价值就更容易超过它的运行成本,就越有可能存活。以DEX、Lido或者YFI为例,都是降低用户的管理成本。DEX不再需要用户主动提供买卖做市信号;Lido一键部署代币质押,无需用户考察节点的安全性;YFI自动寻找收益更高的矿池。

  在可信赖信息技术的加持下,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组织的关系,组织与组织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深度嵌入可信赖信息技术后,各方的信任成本大幅下降。根据邓巴数定律,人能维持的人际关系为148人,这限制了组织的规模。通过层级拓展组织规模会形成尾大不掉的官僚主义。而在智能合约的加持下,我们既能展开层级制拓展组织规模,又能防范官僚主义的滋生。降低了规模化成本,让规模不经济更迟到来。

  除了层级和网路,能不能尝试一些动态的组织结构,甚至可组合式的组织结构。信息化技术拓展了组织的可能性,我们必须打破旧有思维的束缚。

  例如:Wormhole3采用石墨烯技术,将安全性需求较低的社交数据通过低级密钥代理服务器,无感地上传到区块链上。高级密钥掌握在用户手中,随时可撤回。这就实现了用户安全与便捷的权衡,为用户提供了行为上链零成本的机会。这样,用户的社交行为就成为了潜在的用户工作量凭证。当用户社交行为满足某些属性时,用户可以用链上数据获取包括代币和信誉在内的一系列激励。

  未来DAO组织内部的主动治理会非常频繁。如果用公司制,j目前DAO的共识达成机制类似于买包卫生纸都要经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审批。如果打开了组织层级制的思想桎梏,我们当然会想到形成树状的SubDAO结构,将最高权力分门别类层级下放。权力下放的最底层一级可以到人。权力下放目前可以用乐观主义机制为保障,抵押上DAO的代币和个人信誉,个人获得有限权力。而对于SubDAO,将个人主体抽象为“法人主体”也是可以实现的。(DAO作为“法人主体”也是可以建立声誉系统的。)

  Gitcoin的创始人Kevin Owocki说过:“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拥有了一个透明、不可变、可编程的基础,可以在其上建立新的机构。即使创始人是腐败的机构,它也不会腐败。”

  而DAO恰恰是属小强命的。直面世界强权的长臂管辖,未来一段时间,DAO不得不应对现实权力的干涉压力。

Copyright@2016华体会游戏平台|app安装版-新版app地址下载 版权所有

京ICP备案1253235  技术支持:华体会游戏平台

Copyright © 2008 华体会游戏平台|app安装版-新版app地址下载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67037号 技术支持:华体会游戏平台XML地图